航天先锋:张崇峰 十六载只为太空一吻

时间:14-07-25 栏目:航天 作者:luo 评论:0 点击: 1,014 次

张崇峰,现任中国载人航天工程载人飞船副总设计师和空间实验室系统副总设计师、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八院科技委常委。先后担任863专家空间实验室论证组成员、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科技委航天器总体技术专业组成员。曾获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突出贡献者奖章、集团公司2011年度航天功勋奖、集团公司2518核心人才工程中青年学术技术带头人、国防科技工业511人才工程学术技术带头人和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航天十佳科技青年。

从事航天事业,需要耐得住寂寞。从1996年开始,张崇峰带领神舟八号研制队伍,从零开始,攻关对接机构的关键技术,完成产品的研制、试验和正样产品的生产,并建立了一套先进的地面模拟试验系统,为我国载人航天工程作出了重要贡献。

走自主创新之路

中国要建立自己的空间站,必须突破和掌握空间交会对接技术,走自力更生、自主创新之路。张崇峰和研制团队从一开始便对标国际先进,提出采用跨越式发展的思路——研制能与国际空间站相匹配的异体同构周边式对接机构。

为了将方案论证清楚,张崇峰带领研制团队查阅了所有能找到的资料,从字里行间筛选可用信息。就这样,他们收集到的资料装满了整整十个大箱子,仅撰写论证报告就用了三个多月时间。

作为型号技术负责人,张崇峰提出了系统参数设计优化模型,解决了系统方案、动力学建模等关键问题,在没有借鉴参考资料的情况下,完成了对接机构关键技术攻关,研制出了空间对接机构正样产品。

此外,张崇峰还参与研制了国际首创的十自由度气浮式对接缓冲试验台、六自由度对接综合试验台、热真空对接试验台和对接机构整机特性测试台等一批国际一流的大型地面试验设备。

科研没有捷径

张崇峰至今依然清晰地记得对接机构第一次进行地面模拟试验时的情形。当时,分离角速度过大的问题成为一只拦路虎,足足困扰了研制团队一年的时间。角速度过大,在太空环境中就可能导致天宫一号和神舟飞船发生碰撞,甚至不能分开,后果严重。一开始科研人员测得的分离角速度是2度/秒,这无法满足设计要求。于是试验队开始攻关、分析、试验;再攻关、再分析、再试验……但试验结果始终没有大的改观。

科学是严谨的,需要用数据和事实说话。眼看任务周期一天天临近,如果再找不到原因,将会影响整个交会对接任务的进度。科研没有任何捷径可走。经过170多次的反复试验、分析和改进,张崇峰和团队用最严苛的环境条件来模拟,将分离角速度做到了0.1度/秒。2011年11月14日,神舟八号与天宫一号首次成功分离,他们一年半的艰辛付出终于获得了令人惊叹的回报——分离角速度实测下来只有0.04度/秒。

工作中的“偏执狂”

张崇峰特别欣赏INTEL公司前总裁安迪格鲁夫的一句话——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而张崇峰正是用这种执著到极致的态度,来从事自己的工作。

交会对接机构的立项论证报告有100多页,张崇峰用了三个月的时间,逐字逐句地斟酌。在当时国防科工委汇报会上,他用了整整3个小时详细汇报了方案报告,获得了与会专家的一次通过。

在进行对接机构热真空试验时,为了保证试验的顺利进行,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研制团队不分昼夜轮流值班,吃住都在单位的宿舍。为了得到第一次的试验数据,张崇峰在试验室等到凌晨4点钟,看到数据符合要求后,才安心离开。而他的目的地依然是办公室,因为第二天还有工作需要继续忙碌。

太空一吻,见证了张崇峰16年的风雨兼程。交会对接的成功,圆了张崇峰最难割舍的梦。但他认为,未来我国要建立长期有人照料的空间站,航天人还任重道远。
王景林:冲关越隘领略险峰之美

王景林,现为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四院研究员、型号副总指挥、发动机总指挥、副院长。曾任四院7416厂车间副主任、主任、副厂长、厂长,任职期间曾负责我国首台高能发动机装药总装的工艺技术线路的制定和实施工作等。曾获国家科技进步奖3项,国防科技进步奖7项,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奖励4项;先后被评为陕西省中青年有突出贡献专家和陕西省有突出贡献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荣获集团公司2012年度航天功勋奖。

1976年刚过完春节,大学毕业的王景林只身来到位于大山深处的七机部四院7416厂。他的航天人生从此开启。

攻坚克难 勇攀高峰

为了捍卫国家利益和安全,四院7416厂承担了高能固体推进剂合成、制造、装药、工程化应用这一难度大、危险性高的任务。王景林带领队伍在大山深处建立了国内第一条简陋的小型试验线,高能推进剂工程化的技术攻关工作开始了。

第一次推进剂合成的时候,已是7416厂厂长的王景林身穿工作服,戴着防毒口罩,忍受着刺鼻的高腐蚀性气体,冒着产品随时可能爆炸的危险,与一线操作工人并肩战斗在岗位上。在极度紧张的工作中,他们经历了一次次失败和挫折,最终找出了合适的合成工艺路线和工艺参数,研制生产出合格产品,高能推进剂工程化由此迈出了关键的第一步。

在某重点新型号研制中,有一项关键技术是新型含能粘合剂的合成工程化。王景林多次到试验基地,与一线技术人员和工人讨论、研究,提出了几个关键工艺参数的意见,使工艺更加稳定,过程更加安全,解决了重点新研制批生产过程中多项技术难题,高能推进剂装药工程化技术研究取得突破。

经过王景林的组织实施,新基地高能粘合剂大线顺利贯通,使我国高能推进剂生产技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发展起来,为我国固体发动机技术的跨代发展提供了可靠保证。

锐意创新 科学管理

随着科研生产任务的剧增,如何在高强密度任务中提高固体发动机质量,是王景林一直苦苦思考的问题。他组织分析了固体发动机各部组件从材料、制造、检测、试验到各种指标的特点,并在2006年首次提出“包络线”的质量控制方法。

为使包络线质量控制方法能被广大科研人员理解和准确应用,王景林做了大量推广工作。他首先在个别厂所包络线统计工作中进行试点,取得经验后,再在院专题会上进行推广,并逐步形成“材料性能包络线、工艺参数包络线、指标体系包络线”三条成功包络线质量控制方法。

王景林兼任多个重点新型号发动机的总指挥,对队伍要求十分严格。他提出“件件合格零缺陷,发发成功创精品”的精品理念,并在型号研制批产过程中不断深化。

在王景林的组织实施下,他的团队攻克了某重点新型号发动机壳体的外载荷、电缆支座和发动机的柔性接头等多项技术难关,解决了高能发动机推进剂安全技术管理和稳定性等难题,确保了多个重点新型号发动机飞行圆满成功,高效完成了多个型号发动机的批产任务。

 

声明: 本文由( luo )原创编译,转载请保留链接: 航天先锋:张崇峰 十六载只为太空一吻

航天先锋:张崇峰 十六载只为太空一吻: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