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仍将对乌大兵压境 不排除高强度军事干预

时间:14-09-09 栏目:军事 作者:zhu 评论:0 点击: 433 次

001

8月25日,乌克兰政府在基辅举行盛大阅兵式的同时,反政府武装在东部重镇顿涅茨克组织了乌政府军俘虏大游街;8月31日,媒体刚刚披露北约将组建规模庞大的快反部队以应对俄罗斯,普京便放出狠话:最好别惹我们……

这一幕幕鲜明的对台戏是乌克兰内战交战双方、背后大国力量分庭抗礼的生动写照。这场内战中,双方军事力量的构成和战斗力如何?背后的大国博弈发挥着什么作用?乌内战未来走势如何?人们期待着这一个个问号能被拉直。

反政府武装——

组成多元却并非乌合之众

乌内乱爆发不久,曾有分析指出,尽管乌东南部一些州市被民间反政府武装占据和控制,并自行宣布独立,但理念不一致、缺少统一组织、重型装备缺乏等诸多问题将导致其在乌政府军的反攻下不堪一击。然而,事实似乎并非如此。半年时间过去,反政府武装不仅在城市攻防战中表现不俗,甚至能够频频击毁乌政府军战斗机、运输机和坦克等装备。

据估计,目前反政府武装的兵力规模大概在1万到2万人之间。其构成多元而复杂,主体是东南部俄罗斯族的前退伍老兵,以及在矿厂、军工厂等企业工作过的当地年轻人。这些老兵有不少曾参加过阿富汗战争、国内反恐作战等战事,具有相当的实战经验。“顿涅茨克人民军”十二连指挥官尤里就曾经是前苏联特种部队指挥官,并参加过在阿富汗坎大哈的战斗。他领导的这个连队的战士几乎都曾在苏联或乌克兰的步兵、空降部队、特种部队或防空部队服过役。

就地倒戈的乌政府军和警察也是反政府武装的重要组成部分。乌克兰冲突爆发伊始,就有不少东南部的乌政府军因亲俄的政治信仰直接易帜,成建制加入反政府阵营。特别是今年初,被乌当局宣布解散的“金雕”特种部队,除了一大批队员宣誓效忠俄罗斯外,还有为数不少的人投入反政府武装怀抱,成为对抗政府军的力量。

境外武装人员的渗入也给这支武装添加了神秘色彩。早在今年4月,就有观察家发现,在乌反政府武装中,出现了一些成建制的武装分队,这些小分队着装、武备严整、职业化程度非常高,远不像临时组建的民间武装。有分析认为,从口音、装备、技战术特点等方面看,这些部队很可能是俄罗斯直接渗透进乌克兰的特种部队。斯拉维扬斯克的一位反政府官员稍显隐晦地表示,“我所能求助的当然是以前的战友了,他们来自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甚至摩尔多瓦。”但这些武装分队并没有一直停留在东部战区,其真实来源人们不得而知。

乌克兰反政府武装武器五花八门,来源大致有几个方面:一是民间武器,如战斗员从民间收集的猎枪,以及自制的火炮、发射筒等;二是倒戈的乌克兰政府军带来的“嫁妆”,这其中不乏重装备,例如一支乌政府军装甲部队倒戈,一次就带来了10余辆坦克和多辆步战车;三是从乌政府军和警察手中缴获的武器,如在占领顿涅茨克警察局的战斗中,反政府武装一举就获得近千支手枪和步枪。此外,外界也一直传闻,包括俄罗斯在内的一些外部力量暗中向乌反政府武装输送了大量先进武器,但俄罗斯等国一直持坚决否认的态度。

就是这样一支看似混杂的武装力量,其战斗力却比人们想象得更强大。从作战意志看,这些人大多属俄罗斯族,与乌政府积怨颇深,独立意向非一朝一夕而成,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决战思想,作战较为坚决。从技战术来看,除了那些前苏联老兵和倒戈部队有较为丰富的作战经验和受过专业化训练外,由于乌克兰超过70%的军事工业都集中在东部地区,当地军工业从业人数众多,那些参加战斗的年轻人对作战武器并不陌生。正如一名当地年轻人所说:“我们在学生时代就学会了如何使用武器,包括投掷炸弹以及装卸和使用自动步枪。”此外,熟悉作战环境,以及有当地民众的支持帮助等因素也是反政府武装战斗力的一个重要增长点。

乌政府军——

实力占优但难以掩盖弱项

无论是在组织指挥、兵力规模,还是在武器装备、物资供给上,乌政府军都远高于反政府武装。

然而,乌内战伊始,由于政治信仰和理念问题,以及俄罗斯对乌施加的巨大压力,乌政府军“不愿战、不能战、不敢战”的情绪十分严重,特别是东南部的乌克兰政府军出现大量不抵抗或临阵倒戈的情况,这极大地震惊了乌当局,由此也形成了乌政府和军队之间较为严重的不信任情绪。乌当局执意解散“金雕”部队就是这种不信任感的外在表现。为解决这一问题,乌当局的策略是使打击反政府武装的军事力量更加多元化、分散化,而不是把希望单一寄托在政府军身上。

今年4月,乌克兰当局在政府军之外新组建了一支专门用来打击反政府武装的新国民警卫队。这支部队为应急而建,招募标准宽松,凡是致力于打击反政府武装、身体健康、无犯罪记录、年龄在18至55岁者,均可申请入伍。由于是内战爆发后的自发入伍,这支新组建的部队集中了不少仇视俄罗斯族的极端民族主义者,对乌克兰当局忠诚度较高,作战较为勇猛,在数次战斗中都有上佳表现。

早些时候,有观察家认为,在乌克兰东部战区也出现了服务于乌当局的外部军事力量。分析认为,这很可能是乌当局把某些作战任务和战斗区域向国外安全公司进行了军事外包,以丰富和加强打击反政府武装的力量。尽管这些消息和分析并没有得到乌当局的承认,但外部亲乌武装力量在战区的现实存在使这种可能性不能被排除。

在战法上,冲突伊始,乌当局的战略初衷是斩草除根,免留后患,对反政府武装采取以歼灭战为主的阵地战。但是,这种方式在很大程度上把反政府武装推向了背水一战的境地,乌政府军遭到激烈抵抗,伤亡巨大。针对这一情况,乌当局逐步调整了一些战法,更加注重利用在兵力规模和实力上的明显优势,对东部几个重要城镇采取围打结合、以围促变的方式。目前,由于乌政府军的围困,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局部地区已经出现了严重的食品和能源短缺,断水断电情况严峻,反政府武装、特别是当地民众苦不堪言,乌当局借机步步为营,夺战了一些重要据点。

尽管优势较为明显,但乌政府军的弱项也难以掩盖。一方面,由于俄罗斯在俄乌边境调集了大批军事力量,并不断有疑似俄特种部队的武装小分队出现在乌东部境内,乌政府军由于担心与俄罗斯发生直接军事冲突,并不能放开手脚、全力推进。另一方面,本不富裕的乌当局财力更显捉襟见肘之态,恐难维持长期的消耗战。早在7月,乌克兰财长就明确表示,由于资金不足,乌政府军最早可能在8月出现“无饷可发”的窘境。而一旦军饷不足,乌政府军的作战意志很可能出现严重滑坡。早些时候,围攻斯拉维扬斯克的乌军第25空中机动旅因连续数天填不饱肚子,就一怒之下投靠了当地反政府武装。

外部势力——

军事博弈将影响乌战局走向

目前,乌克兰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互有优劣势,战局呈胶着状态。未来,这两股势力背后大国之间的博弈,特别是在军事手段上的布局和运用将对战局走向发挥重要影响。

从俄罗斯方面看,其军事运用大致可以有三个选项。一是持续保持大兵压境的战略威慑之势。俄罗斯在俄乌边境频繁的军事调动和演习被认为是乌反政府武装的主心骨,对乌当局和政府军构成了巨大战略压力,更为重要的是,这能够使俄在战局出现突变时第一时间抢占军事主动。据基辅一家军事智囊机构的研究和统计,目前俄罗斯在乌克兰周边的总体军事部署达8万人,军事装备包括坦克、装甲战车、多管火箭系统、火炮系统、战斗机、武装直升机和海军舰船等几乎各个方面。可以想见,未来俄罗斯不会轻易解除对乌克兰,特别是东南部的军事高压态势。

二是进行小规模、隐蔽化的军事渗透。对于乌反政府武装整体上处于相对劣势的状态,通过小规模的军事力量渗透,较为隐蔽地对其进行军事咨询、情报供给,甚至直接的战斗支援,是促使乌内战保持相对平衡的重要杠杆。乌克兰和西方国家一直指责,有充分证据证明俄罗斯军队向乌克兰境内进行了渗透。对此,俄罗斯一概予以否认并进行了舆论反击。但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丘尔金的表态却有弦外之音,他称乌克兰境内确有俄方人员,但是这些人是“志愿者”,“利用自己的时间前往乌克兰”支援民间武装。

三是进行直接的高强度军事干预。一旦乌克兰内战局势出现不利于乌反政府武装的巨大突变,严重威胁俄罗斯的安全利益,以普京的战略风格,也不能排除俄罗斯进行直接的、较高强度军事干预的可能。但这种方式也面临着严重的政治和军事风险,并不是俄罗斯的战略优先项。

从美国和欧盟等西方国家看,由于在乌问题上的利益攸关度上要远低于俄罗斯,其战略主轴应仍是避免在军事上与俄罗斯形成直接对峙和冲突。但这并不代表西方在军事上无所作为,其至少可以在两个方面发力,制衡和报复俄罗斯的战略攻势。

一方面是着眼长远,打外围牌,借机推动在东欧地区的整体军事战略优势,持续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北约28个成员国在早些时候已就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做法召开了专门军事会议,并设计了增强中东欧军事存在的“一揽子计划”:增加在该地区军事演习的频率与强度;扩大北约空军在波罗的海国家的空中巡逻行动;向东欧国家投入更多的军事力量;在这些国家设立永久军事基地,等等。特别是以英国和其他北约六国为主体,将组建一支规模至少一万人左右的快速反应部队,这支部队将包含海陆空三军,以巩固东欧安全为主要任务。

另一方面是对乌克兰进行间接军事援助。这主要包括提供军事顾问、情报和资金支援、非致命性军事资源和装备等。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美国已经公开向乌克兰提供了两批次的非杀伤性军事援助。未来,北约还可能依靠卫星、无人机等方面的优势加强情报收集并与乌克兰进行共享,增强网络力量以助乌克兰在网络战上获得优势,等等。特别是乌克兰和北约已达成协议,打破乌克兰独立23年来的禁忌,邀请北约多个国家于今年11月前在乌克兰境内举行规模可观的联合演习。北约军队可以通过这种演习深入乌克兰腹地,更直接地帮助乌克兰军队提高作战能力,并建立一系列合作机制,以对抗俄罗斯。

 

声明: 本文由( zhu )原创编译,转载请保留链接: 俄仍将对乌大兵压境 不排除高强度军事干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