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创业新物种:不逗逼不活

时间:14-08-20 栏目:创业 作者:zhu 评论:0 点击: 418 次

最近,随着一些新产品的火爆,一个被称为90后创业新势力的物种引发了大家的关注,当然,首先是风投的关注,其次是一些大公司的关注,据说,腾讯将组建“90后企业家俱乐部”,想办法向90后靠拢。
今年,IDG校园创业大赛邀请了搜狐CEO张朝阳作为分享嘉宾,结果,在宣讲会上,有位大学生很直接的问张朝阳:你觉得搜狐老了吗?

这句话很伤人,因为它的确让很多企业受伤。腾讯CEO马化腾最大的焦虑,就是担心自己老了,不懂年轻人在想什么。更深的逻辑时,不知道如何赚90后、00后这些年轻人的钱。

这是一个不得不关注的新物种:

1、不逗逼不活。看到脸萌创始人郭列的招人标准,有很特殊的一条:“不逗逼的不要”。我都惊呆了,我们招人,一般都是“不靠谱的不要”。不过,90后的产品也比较逗逼,比如脸萌,比如弹幕,三观太传统的话,真是做不出来。

2、很坚定,这点其实很难得。IDG研究认为,90后创业者的普遍特征是,有眼界、有见识的情况下,有更少来自于物质与家庭的压力,在创业方向上更加理想化、更加坚定。这种坚定,做的是自己喜欢和内心认可的事情,而不是出于商业模式、赚钱的事情。

3、移动互联网的大红利期可能是90后创业者。我们看中国互联网第一波大佬的出生日期,丁磊是1971年,雷军是1969年,马化腾是1971年,李彦宏是1968年。换句话说,1970年左右出生的人,长大后刚好碰到互联网的大风口,成功的可能性就是大很多,这就是风口理论。下一波移动互联网的大红利,90后创业者很有机会。

你是看好80后,还是90后?

90后更懂90后

今年夏天IDG校园创业大赛走进了全国16所高校,宣讲的第一站是清华大学。IDG邀请了早年投资的创业者、搜狐CEO张朝阳作为分享嘉宾。在这场宣讲会上,一位很年轻的大学生非常直接地问张朝阳,“你觉得搜狐老了吗?”

这个问题不仅属于张朝阳,也属于马化腾或者马云,所有这些曾经开创了一个时代的互联网大佬。

去年美国一款社交应用Snapchat在12岁到18岁的少女间流行,特别火爆。尽管做了十几年社交产品,但腾讯公司董事长马化腾和高级执行副总裁、社交网络事业群总裁汤道生用起来都觉得没意思。

这款1991年出生的美国创业者做的产品,最大特色在于照片看完销毁掉的功能。“我这样的年龄段想不明白为什么要销毁掉,但是90后那个年龄段,看完不要沉淀,不想别人看。”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李宏玮对《商业周刊/中文版》说。

这也是马化腾的焦虑所在。他在去年年底的一次分享中说,腾讯最大的担忧就是自己老了,不懂年轻人的世界和想法,被甩在时代的后面。

今年7月,腾讯邀请几位90后创业者走上一个小剧场的舞台,分享自己的创业心得以及对90后群体的理解。尹桑穿着拖鞋上台,身上印着“我爱人类”四个大字,“我大概是第一个穿着拖鞋上台演讲的,我还要把这条运动大裤衩穿到上市敲钟。”这些演讲的内容后来在互联网上大受欢迎,90后的旋风刮起来了。

“一个全新的时代已经来了,我们越早意识到这个趋势越好。”汤道生说,腾讯公司很担心未来不懂90后、00后。QQ伴随着80后的成长,但腾讯不能带着对80后的认知试图走进90后和00后的世界。今年下半年,腾讯将组建“90后企业家俱乐部”,希望向年轻人学习。

显然90后更懂90后。就像当初,除非是高中生或者大学生,否则很难理解为什么Facebook可以值几十亿美元,创建之初,那只不过是一个在线目录。

腾讯发明了微信,但90后利用微信玩出的花样,让那些60后、70后大叔叹为观止,比如脸萌的火爆,“脸萌之所以能够成为潮流,无非是抓住了互联网上90后注重个性化表达的关键痛点。”出生于1990年的孙宇晨说。

“脸萌能火多久?”在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IDG资本创始合伙人熊晓鸽并未给出答案。他说:“谁也说不准,因为移动互联网这个东西太新了,现在来讲谁行谁不行都太早。”

熊不肯下断语的态度可以理解,不仅腾讯这些互联网的运动员看不懂90后,站在场边的投资人也没有把握说自己看懂了。“别看我玩脸萌,但是我显然不是最厉害的,他们那帮小家伙比我厉害得多。就像我跟我儿子打游戏《愤怒的小鸟》,他才不到8岁,我就打不过他。他老是说,‘爸爸你怎么那么笨。’”

去年一次私下聚会上,IDG资本创始合伙人周全对曾经同为IDG同事的著名投资人王功权感慨,“功权,我们已经落伍了,不再属于创业群体,年轻人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像面对叔叔和长辈,根本不想说心里话。”

IDG资本研究发现,互联网文化变化很快,90后创业者代表着更年轻的文化。他们与以往群体存在巨大差异,很大程度是因为他们成长在互联网时代,可以称作互联网的原住民。原住民和移民差别在于,一种是本能、自然的思考方式,另一种是通过间接学习获得。尹桑打比方说,他很早就去美国读书,说英语就用英文逻辑思考,国内大学生英语也很好,但很多仍然需要在中英文逻辑之间转换。

尽管脸萌这样的产品并没有赚钱,但风险投资者们仍愿意投资90后创业。在互联网历史上流量为王,只要积累一定的用户量,变现方式多种多样。今天的互联网巨头腾讯、阿里巴巴、奇虎过去皆是如此。

很多风险投资人并非动漫、游戏的重度用户,他们也在通过一笔笔小额投资建立自己的观察框架以及对行业的认知。更多的风险投资机构则是通过投资下个时代创业者的方式,来拥抱新的用户群体,捕捉下一时代的浪潮。今天的90后用户未来5到10年就有可能成为社会的主流用户。

IDG资本、纪源资本这些风险投资机构,在中国第一波互联网浪潮里,发现并投资过百度、阿里巴巴、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巨头。今天他们所面临同样的命题是:如何发现未来的李彦宏、马云和马化腾。

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李宏玮也非常关注90后创业项目,她认为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社交类应用还会有大把的机会等着90后们去挖掘。在硅谷,每两三年就会有新的社交应用崛起,比如3年前谈社交必言Facebook,没有想到的是,去年出现了Snapchat,今年又有了Wisper.

围绕用户需求与市场进行投资布局的纪源资本,也在关心消费群体的爱好发生了哪些转移。事实上,用户在不同年龄段,生理、心理上对社交的需求不同,甚至相差两三岁就会差距很大。“我相信90后的应用,必须90后的人去做。每天沉淀在里面,才明白用户到底需要什么。”李宏玮对《商业周刊/中文版》说。

你会成为下一个马化腾吗?

外界很难真正理解90后的这种创业热情的源泉所在。一次腾讯的内部交流中,一名员工问几位90后创业者,“你们认为自己会成为下一个马化腾吗?”

坐在圆桌对面的前腾讯员工郭列说,“从哪种角度?我们(创业)不是为了超过马化腾的财产。”

他并非出身自富裕的家庭,离职创业鼓足了勇气,主要是厌倦在大公司日复一日的重复生活,成就感微乎其微。他以为可以拿着麦克风向大家介绍自己的产品,结果成为其中一员之后才发现自己只是两万分之一。他最爱动漫《海贼王》,有时看着看着就会哭。他非常向往和一群小伙伴做自己热爱的事情。

刚创业时,郭列住在一间十几平方米的小房间里,团队除了郭列本人之外都是兼职。为了节约成本,他忍受着有点困窘的生活,甚至每天可以只花6块钱,活动范围就在家门口200米到500米之内,以至于3个月时间体重从120斤下降到100斤。

辞职那会儿,微信已经独霸手机屏幕,他最大的理想是做一款同样爆红的应用,然后自己就可以在地铁里踮起脚尖对别人说,“你看这是我做的。”即使脸萌最终失败,郭列也并不打算回到大公司。他说,“当初出来的时候,是为了想过上另一种生活,创业是一种生活方式,我们自己是非常认同的。”

今年8月6日晚上,一群男孩儿、女孩儿围绕着一排长桌做出张牙舞爪的表情,桌上是空空的透明快餐盒。A轮融资成功后脸萌搬进宽敞的新办公室,这是需要纪念的重要时刻。郭列正在为自己扩充团队,同时在产品层面与人人网等公司展开合作,围绕着现有产品衍生出包括游戏在内的其他产品。这些具有盈利前景的探索仍在进行。

在他的招人标准中有很特殊的一条,“不逗逼的不要”。

IDG研究认为,90后创业者的普遍特征是,有眼界、有见识的情况下,有更少来自于物质与家庭的压力,在创业方向上更加理想化、更加坚定。这种坚定,做的是自己喜欢和内心认可的事情,而不是出于商业模式、赚钱的事情。

“他们创业一开始的时候都是出于自己的理想和兴趣。没有那么现实,那么世故。我很喜欢他们品质中的这一点。”李丰说。

孙宇晨的创业偶像不再是柳传志、马云这些老一代企业家,而是Tesla的创始人埃隆·马斯克。“马斯克好几条战线几家公司同时开战,全是巨颠覆的。他能够把创业的激情和能力延续这么久,真是创业者中的异类。”

也有90后创业者宁可将80后创业者聚美优品CEO陈欧视作自己的偶像。他仅用4年时间就完成了一家创业公司从零到IPO的过程。比柳传志、马云、王石甚至张朝阳那一代企业家显得更加可触及。

现在已是纪源资本硅谷管理合伙人的童士豪对《商业周刊/中文版》说,“对90后创业者不应有过高的要求。小米的核心团队平均已经43岁,没有一个是90后。现在要90后创业者做个‘小小米’不太可能,也很不公平。”

时代给今天90后创业者的挑战是,机会更多,但压力更大、时间更少。2003年中国互联网用户只有7500万,而今天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已经突破6亿,留给小公司的时间窗口并不多。90后必须利用自己对新用户群体的理解优势,快速奔跑,和80后、70后打个时间差。

在美国学习创业学的尹桑也承认,美国年轻创业者在成熟的创业生态下,只需要追求产品的纯粹性,成功率更高;在中国,创业对执行力要求很高。年轻创业者缺乏执行力这一点,短期内不会改变。

声明: 本文由( zhu )原创编译,转载请保留链接: 90后创业新物种:不逗逼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