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快播王欣说起,科技公司怎样自我救赎?

时间:18-03-10 栏目:创业 作者:admin 评论:0 点击: 606 次

  农历狗年春节之前,快播前 CEO 王欣在 3 年牢狱生涯后,低调回家。

  王欣和快播这略显悲壮的结局,给互联网科技公司带来了全方位的启示。无论是商业决策的能力、商业道德的把握、还是创始人的个性,以及对“中国特色”商业环境的理解,都是很多科技创业者所欠缺的。

  不仅是快播,很多科技公司的兴衰史,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的,都从这几个方面为后来者提供了警示。

  商业决策:不要超前太多,也不能反应迟钝

  QQ截图20180310143048

  在视频播放软件领域,快播的前瞻性是超越了对手很多的。

  这一方面让快播成为竞争对手眼中共同的“敌人”,更致命的是,这让快播丧失了自我约束的意识,在肆意狂奔中迷失了方向。
  快播对搜索的限制非常少,甚至用“快播雷达”等功能鼓励用户分享自己浏览的视频文件,让用户可获得的资源成几何式增长。

  很快,快播成为了一个完全不受版权保护、不做内容审核的视频平台。这必然侵害了正版视频拥有者的根本利益。

  因此,快播一系列“超前”的商业决策,是一种脱离管控的、破坏商业生态的“恶”的决策。被乐视、腾讯等公司举报就不足为奇了。
  如果说快播是死在了决策太超前,那么一些巨头就是因为自身太庞大,输在了反应迟钝和无法打破既得利益,而做了错误的决策。

  最经典的例子是柯达和诺基亚。

  柯达对数码技术的变革视而不见,还是抱着胶卷不放。其实柯达不是没做过尝试,世界第一台数码相机正是由柯达的工程师发明。而且柯达还曾经收购过一家照片共享网站 Ofoto。

  但是胶卷冲印的利益太大了,柯达在倒下之前还在想着“数码时代也是需要冲印的啊”,将收购来的 Ofoto 用于推广冲印业务,而不是照片数字化。

  同样的经历也发生在诺基亚。不管是触屏机还是智能手机,诺基亚都是率先的尝鲜者,但诺基亚并没有意识到移动互联网的价值,被苹果三星击败。

  相比这些巨头们转身不够及时,中国很多互联网公司所犯的错误,则是因选错了商业模式、误判了一些“伪需求”。

  比如在二手车电商领域,瓜子二手车选择了一个看似合理的商业模式:卖家把车直接卖给买家,这样就没有了中间商,交易成本将会大大降低。

  瓜子二手车看似合理的 C2C 模式,在二手车这个领域并不完全适用。

  中间商的出现,正是为了消除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感,降低交易成本(时间成本和金钱成本)。中间商不仅可以去帮助检测卖家的汽车,也可以让双方找到一个彼此都能接受价格,进而促进交易达成。

  与其这样,瓜子二手车还不如踏踏实实做好中间商,收取合理的佣金反而更能让买卖双方接受。

  商业道德:道德的亏欠,市场会加倍惩罚

  虽然快播技术超前,能在产品层面击败对手,却在道德上明显理亏。可能在跑马圈地阶段对手们还顾不上计较,但盗版始终是快播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落下是早晚的事。

  除了盗版,色情则是让快播在道德上更不光彩。快播为了加快视频传输效率,将数万

  TB 的盗版内容(包括大量色情视频)布局在自己的根服务器上,直接参与了色情内容的传播,这也是王欣被定罪 3 年的原因。

  相比快播这样路走了歪路的公司,还有不少公司在创立之初就“心术不正”,不仅缺乏诚信,甚至在创立之初就想着捞一把就走。比如在互联网金融行业,大批创业公司都准备随时套现离场。

  最知名的案例莫过于 e 租宝。红极一时的“商业创新”轰然倒塌,坑害用户近百万,大部分集资款已被挥霍或填补庞氏骗局。e 租宝的行为已经属于典型的违法犯罪。

  同时,近两年来有大量热钱涌入的“区块链 ICO”业务,也诞生出一批以发售虚拟货币为由头的烧钱的击鼓传花游戏。在监管到来之际,就像互联网小贷平台一样,这些炒币公司也面临着大规模的倒闭潮。

  e 租宝、区块链 ICO 这种典型的违法欺骗行为,已经明显突破了商业公司的诚信底线。

  而在二手车电商领域,很多公司也是有“圈钱”的嫌疑。

  比如,行业广告投放最多的瓜子二手车,一年烧 10 亿广告费、2017 年花光了两笔 B 轮的共 6 亿美金……而换来的是 2017 年销量仅为年初目标一半、涉嫌虚假宣传被起诉、客户投诉不断、盈利遥遥无期。

  瓜子一直谋求高额的融资,既不能快速干掉竞争对手,又不能实现盈利,那么投资人的耐心能有多久呢?

  创始人性格:急功近利者必败

  要说创业的成败,最根本还是看人。创始人性格决定了公司的命运。

  快播王欣是典型的 IT 工程师,性格中有其孤傲、自负的一面,他在获得了天使轮融资后靠自己形成了正向现金流,没有再接受任何新的融资。

  多次拒绝资本入局的结果,是快播失去了对政治底线、商业环境、行业政策有着猎犬般嗅觉的投资人的帮助,进而做了多项错误的判断。而把握大方向、避免触碰底线、整合资源,正是资本最擅长的。

  有像王欣这样拒绝资本的,也有像贾跃亭这样拥抱资本、玩弄投资者于股掌间的创业者。遗憾的是他们都失败了。

  被称为“贾布斯”的乐视“狂人”,用自己的好高骛远给创业者上了一课。

  以乐视网为基础,乐视孵化出了乐视体育、乐视金融、乐视汽车、乐视手机、乐视电视、乐视影视……覆盖了从内容到终端的众多领域。

  与此同时,贾跃亭也开启了一系列疯狂的市场推广:以超出行业标准 10 倍的价格拿版权、赞助北京国安、巨额合同冠名“乐视生态中心”、投资《小时代》等多部电影、乐视电视手机以亏损价长期出售,而后不仅不收缩战线,而是投资百亿元却被质疑 PPT 造车,整个乐视被称为发布会公司。

  贾跃亭的好高骛远,让乐视持续疯狂的“撒币”投广告买版权、拿地、建新公司,最终成为不可承受之重,走向倾覆。

  而作为曾经赶集网的创始人,杨浩涌最应该以贾跃亭的疯狂为鉴。曾经,杨浩涌在掌管赶集网之时,为了和 58 同城 PK,也曾开启疯狂的市场推广模式。

  如今,杨浩涌二次创业做的瓜子二手车也复制了这一模式,近两三年来,瓜子二手车的市场推广费用已经超过 20 亿元。
  如此大力度的的确让瓜子车在知名度上“遥遥领先”,但这不仅给公司带来了“虚高”的成交量,也带来了巨大的成本压力,甚至为公司挖了一些坑。尤其在成交量上来之后,客户投诉也随之增高,反而给公司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

  可以说,杨浩涌当初以快速、大力的市场推广来占领市场,甚至迅速挤死竞争对手的设想已经破灭。

  整个 2017 年,瓜子二手车进行了两次 B+轮共计 6 亿美金融资,却在第二次融资后 3 个月即告资金链吃紧,频繁放出消息称获得了 10 亿美金新一轮融资。

  烧钱跟不上挣钱的速度,在需要深耕的汽车行业中,瓜子的“互联网打法”正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声明: 本文由( admin )原创编译,转载请保留链接: 从快播王欣说起,科技公司怎样自我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