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银行定增被否,江苏银行经营不达标 城商行

在中国银行业体系中,城商行身处第三阶梯。与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相比,城商行更加根植于本地,服务本地人和企业,在经营策略上更加灵活变通。但更加激进冒险的经营风格,以及地方政府的政策干预,都导致城商行在内部管理上风险更大。

近期,南京银行、江苏银行两大城商行中的翘楚接连爆出经营管理问题。南京银行定增被否,资本充足率方面出现连年下滑;江苏银行则是经营不达标,11项经营指标9项比行业均值差。

商业银行作为经营货币和风险的金融企业,具有自身的特殊性,比如杠杆率高、风险暴露的外部性强、承担货币政策传导的社会职能等,因此银行公司治理也显得愈加复杂和重要。

南京银行定增被否

两个月前,南京银行预计规模为140亿元的定向增发申请被证监会否决曾引起市场关注。近日,这一事项有了最新进展:南京银行于国庆假日前夕披露了被否细节,由于证监会发审委在对其非公开发行股份表决时,同意票数未达到3票,因此导致其定增最终未获通过。

据了解,今年7月30日,证监会发审委举行2018年第112次工作会议,以投票方式对南京银行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进行了表决,同意票数未达到3票,申请未获通过。同时,如果南京银行再次申请发行证券,可在此决定作出之日起6个月后,向证监会提交申请文件。

2018年7月末,南京银行披露,其预计规模为140亿元定增方案被否,其非公开发行股票的申请未获得证监会核准通过。根据此前南京银行公布的非公开发行方案,其拟向南京紫金投资集团、江苏交通控股、太平人寿、凤凰集团和南京高科5家发行对象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6.96亿股,拟募资总额不超过140亿元,用于补充公司核心一级资本。有不完全统计显示,南京银行自上市以来,已通过IPO、配股、定增、发行优先股等多种资本补充渠道共计募资近300亿元。

此次南京银行非公开发行被否,在各大上市银行再融资申请中确实属于少见情况。此前,无论是身为国有大行的农业银行申请千亿元定增,还是同样作为城商行的张家港行、贵阳银行、宁优银行等发行优先股、可转债的再融资申请,均顺利通过发审委审核。

南京银行定增被否也将对该行资本补充计划造成一定的影响。在城商行中,南京银行近几年净利润增长迅速,同时资产质量也保持稳定,不良贷款率低于1%,但唯独资本充足率方面出现连年下滑。

该行半年报显示,南京银行今年上半年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9.78亿元,同比增长17.11%,这一增速在26家上市银行中处于中上水平。此外,截至6月末,该行不良贷款率仅为0.86%。与此同时,其资本充足率一直较低,已经连续三年下滑。统计数据显示,该行截至去年年末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已跌破8%,今年上半年,虽然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提升至8.44%,但在彼时26家上市银行中仍位列倒数第四位。在城商行、农商行中,南京银行这一指标更是排名倒数第二位。

江苏银行经营不达标

江苏银行与南京银行也算是对难兄难弟了,紧随南京银行定增被否,江苏银行的可转债计划又受到问询。7月3日,江苏银行公告发行A股200亿可转债获江苏银监局核准。9月4日,中国证监会出具《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项目审查一次反馈意见通知书》对江苏银行融资的必要性进行质疑。

江苏银行成立于2007年,是在江苏省内无锡、苏州、南通等10家城市商业银行基础上,合并重组而成的银行。2016年,江苏银行在上交所挂牌上市,是江苏省内最大的法人银行。从业绩情况上看,江苏银行的确称得上省内最大银行。截至2018年6月末,江苏银行总资产1.85万亿元,总负债1.73万亿元,营业收入172亿元,净利润69.18亿元,归属上市母公司利润68.52亿元,在上市城商行中位列前茅,主要经营数据都稳居第三名。

然而,9月28日江苏银行公告的多达107页的《关于公开发行A股可转换公司债券申请文件反馈意见回复》中披露了很多比较核心的数据,多方位展示了江苏银行的真实经营情况。综合对比20家上市城商行的经营效益和资产质量共11项经营数据发现,江苏银行有9项关键数据与平均值有差距。

首先,江苏银行经营效率在上市城商行中处于较低水平。在经营效率中,营业收入的业务构成十分关键。在净息差、净利差等银行基础数据方面上,江苏银行存在一定下滑趋势。江苏银行的资产利润率(ROA)处于行业低位,以至于在半年报中没有披露出来。资产利润率是银行资产运用效果的评价,由此可见,江苏银行在拓展收入渠道、提高产品收益水平以及控制负债成本等方面能力令人堪忧。

其次,江苏银行在资产质量方面的表现也乏善可陈。其中,核心一级资产充足率8.61%,低于平均值0.59个百分点;不良贷款余额116.28亿元,高于平均值72.63亿元;拨备覆盖率182.13%,低于平均值64.25个百分点,与监管要求120%-150%相比也是低空飘过。

对此,江苏银行解释称,一是存款压力增加,随着利率市场化的不断深入,以及互联网金融的蓬勃发展,银行存款规模受到冲击,低成本资金来源缩小,存款付息率明显上升;二是区域金融环境的作用,江苏地区存款竞争激烈,居民理财意识强烈,对商业银行存款付息水平存在客观影响;三是面对复杂的外部环境,江苏银行加强流动性管理,拉长负债期限,确保流动性保持稳健,一定程度上增加了负债成本;四是生息资产付息负债结构变化带动净息差水平有所下降。

关于本次融资的必要性,江苏银行表示,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均低于A股城商行平均值。江苏银行假设未来三年资产规模稳步增长,通过资本缺口测算,在保持未来三年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不低于9%、10%和12.5%的前提下,预计核心一级资本累计缺口为205.48亿元,总资本累计缺口为442.40亿元。

由此可见,在金融去杠杆、监管政策趋严的宏观背景下,商业银行利差收入进一步收窄,净息差进一步下行,对商业银行资本充足水平和资产质量提出更高的要求,商业银行面临的经营环境也日益复杂。

收藏
0
有帮助
0
没帮助
0